南广周报│寻访南昌最美小镇:在周坊古村探寻毛笔文化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教务在线_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_南广教务
阅读模式

“华夏笔都”文港镇大小几十个村庄都有制作和销售毛笔的传统,在历史上,最为出色的当属出过周虎臣、邹紫光阁两支历史名笔的周坊村和前塘村,其中规模最大,历史更悠久的又当属周坊村。

周坊村位于文港镇南部

传统的毛笔文化和青石黛瓦的古村风光相映成趣

据当地老人介绍,周坊村由三坊、八坊、六坊、中腰、一巷、二巷与南头上六个宗族区域组成,巷道和格局是明代形成的,建筑则主要以清代和民国时期的为主。村子四面环水、园林绿翠环抱、民风淳朴。村卫所、合作商店、小学中学等民生基础设施完善、一个村落自成一个行政村。周坊村经济在相当长的时期排在众行政村前列,素有“三夜灯四夜戏,不嫁周坊嫁哪里”的好名声。

青砖黛瓦,红石铺就的石径,透着悠悠古韵

周坊村毛笔生产历史悠久。明代万历年间,周坊先祖周虎臣因其笔庄得到乾隆皇帝题跋而名声大振。“周虎臣笔”与“湖州王一品”、“武汉紫光阁”、“北京李福寿”并称为“天下四大名笔”,曾留下“没有周虎臣的毛笔不能进考场”的佳话。清同治元年(1862年),周虎臣笔庄进入上海开设分店,成为中国毛笔文化史上有注册商标记录的第一支名笔。

周坊村现有清代至民国以前的传统建筑40多幢(其中39幢门楣有石匾,为进贤县境内传统村落中第一),其中位于村庄中间的周虎臣(故居)毛笔作坊,由两条明代石板路夹着一条暗巷道,整个建筑群面积1200平方米。按现在进出路线,分别由“汝南世家”、“太极呈图”、“汝州后裔”、“承泽丰镐”、“光映玉堂”、“岐山耸翠”、“汝南望重”等屋宇组成。

“汝南世家”的匾额

周坊村石匾文化彰显着周氏族人重文尚礼的家风传承,同时也彰显着古村历史的文韵承昌。周氏一族来自中原汝南,现存周坊村清代建筑“汝州后裔”、“岐山耸翠”、“汝南世家”的匾额,佐证了周氏家族最早的祖籍地;而“泽承丰镐”的屋宇昭示了周氏家族制笔学艺陕西的一脉传承。“汝南望重”与“光映玉堂”彰显了周氏家族当年毛笔制作技艺的辉煌。其中,汤显祖不仅为周氏家族撰写谱序,还为该村进士周献臣书写“科甲第”石匾,其序其匾至今犹在。

一支笔富了一方百姓

在文港镇周坊村,一间小屋,一些简单的工具,就可以形成一家作坊。这些作坊或许只生产毛笔的某一部分,然后通过互相收购,制成一支支毛笔成品,再销往全国各地。

周坊村作坊式的毛笔生产

在周坊村,记者见到了52岁的毛笔家庭作坊主人周岗山。这是一个典型的家庭毛笔作坊。一家三代分工协作,父辈和妇女负责毛笔的制作和加工,儿子负责销售,形成了一个原始的毛笔产销链条。这个家庭作坊一年能生产5000至6000个笔头,一年收入有七八万元。

秋日正午的阳光直晒,周岗山家的小院里晾晒着黄鼠狼尾,这是生产狼毫笔头的主要原料。“我的作坊主要生产狼豪笔头,这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周岗山略带腼腆地解释,做笔头的在毛笔行业里叫“水作”,做笔杆的则叫“干作”。即使是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毛笔制作,除了笔杆加工少量使用机械外,其他大多数工序尤其是核心工艺笔头的制作,仍然要靠手工来完成。

一支毛笔的制作工艺流程共有120多个工序,从笔杆、笔头、到包装,因此几乎没有一个作坊能全部生产,一般都只完成其中的几个工序,或采购部件进行组装,或将半成品交易给其他作坊。周岗山说,虽然他的作坊里只做笔头,但只要找他订货,他提供的都是成品毛笔。“笔庄、作坊之间已经形成一张无形的网,也可以说是产业链。在文港,基本上没有哪家能制作一支完整的毛笔,所以必须通过相互交易完成订单。每个月的‘笔市’就是交易的好机会。”

文港笔市交易场景

文港的“笔市”对周岗山的生意来说,十分重要。“笔市”农历每月一、四、七日举行,地点在文港镇的皮毛市,当集时几千人参加,可以说得上是人山人海。每逢“笔市”,周岗山就会带上自己家庭作坊生产的笔头去赶集,一是要把笔头卖出去,一是要买生产笔头的原料。

蓬勃发展的制笔产业也为文港带来大量就业岗位,家家户户基本都有制笔之人。据了解,笔业为当地解决就业岗位22000个,为16000个农村富余劳动力提供了出路。记者在村里走了一圈,很多家庭都在忙着做笔,屋外晾的,地下摆的、墙上挂的,水里浸泡的,手上梳理的,无不与毛笔有关。

毛笔产业的发展,还带动了各类油画笔、水粉画笔、水彩画笔、化妆笔、S笔、T笔、勾线笔等的生产,产业得到更大延伸。此外,字画收藏经营队伍也渐渐兴起。周坊人生生不息的创业过程,正是文港笔业以市场为导向及时调整自身产业发展的过程。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本期 :编辑:罗黎 监制:王延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