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捐赠、筹款到基金会的“造血”,国内高校为何落后美国?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教务在线_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_南广教务
阅读模式

前段时间,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陆续公布了2019年部门预算,其中8所高校预算总数超过百亿。预算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和北京大学,分别为:297.21亿元、191.77亿元和190.07亿元。

(数据来自中国社会组织网及高校官网,截至2019年4月29日)

根据2018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快报显示,2018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46135亿元,比上年增长8.39%。其中,全国高等教育经费总投入为12013亿元,比上年增长8.15%。

高校预算居高不下,政府财政支持成为绝对主要来源, 不过,高校获得的社会捐赠,也引人关注。

这里,我们选取了19所在民政部注册登记的高校基金会,发现从2016年到2018年, 在捐赠方面,呈现出“马太效应”和捐赠收入极不稳定两大特征。

(数据来自中国社会组织网及高校官网,截至2019年4月29日)

在19所高校基金会中,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和北京大学三所高校获得的数额,不仅整体呈现上升趋势,而且力压群雄,将一些高校远远甩在了身后。

至于捐赠收入极不稳定特征,则表现在一些高校基金会,获得的捐赠收入起伏不定。例如传媒大学,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捐赠收入分别为:1679.3万元、2004.7万元、562.86万元。不同年份获得的收入,差距较大。

尽管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和北京大学获得了巨额捐款,但所获捐款在预算中所占比例,都没超过5%。 具体而言:清华大学为4.42%,浙江大学为3.04%、北京大学为2.49%。

不得不说,国内高校获取的捐款数额和在预算中所占比例,都低于国外,尤其是大洋彼岸的美国。

今年5月,华北电力大学教育基金研究中心副主任杨维东做了《大学基金会与大湾区教育公益事业协同发展》的分享,指出2018年美国社会各界面向高等教育捐赠大概467亿美金,约合人民币3000多亿,其中,哈佛筹款超过了14亿美金。反观国内,2018年高校总捐赠收入总量不足100亿元。 “全部高校捐赠仅相当于哈佛大学一年的筹款。”

在高校的预算中,杨维东也做了比较,普林斯顿大学去年年度总预算收入约140亿人民币,其中63%的资金来自捐赠及其投资收入。“但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社会捐助(占预算收入)比例低于1%,大概在0.5%到0.7%之间。”

国内和美国相比,为何差距如此巨大?

私立高校难获财政支持

筹款捐赠关系发展生存

差距背后,归根结底,在于美国顶级大学,几乎都是私立大学,诸如哈佛、斯坦福等,这些私立大学难以获得政府的财政支持,不得不自筹经费。

筹款不仅关系到排名,更关系到高校的发展和生存。 因而美国私立高校,自上而下,就非常重视捐赠和筹款,甚至已经 融入进了高校的制度设计和价值体系。

美国的私立大学,实行公司化管理。校董会是最高权力机构,主要通过筹措资金、批准学校预算及物色任命校长等途径为学校的发展“掌舵”。值得一提的,校董会选择校长时,相比学术能力和决策能力而言,更看重校长的筹款能力。

至于在价值体系的塑造方面,美国高校给学生灌输“家”的概念,积极帮扶学生。

一位美国大学生曾说,在美国大学,学校非常高兴看到学生在校园里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因为这会让学生更有归属感,甚至将来把子女送回母校就读。这让已经毕业的学生和学校有了持续联系。

(张磊最早管理的一笔钱是耶鲁大学投资基金提供的3千万美元)

另一则典型例子,2010年初,耶鲁大学2002届毕业生张磊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捐赠888万美元,此举遭到了一些网友的非议,因为张磊本科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

张磊在解释为何向耶鲁大学捐款时,说:“耶鲁管理学院改变了我的一生,这一点也不夸张。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仅仅是金融或企业家精神,还有给予的精神。”  

更重要的,张磊还表示,自己创办的高瓴资本,是以耶鲁的捐赠基金作为初期投资运作起来的,自己的母校在公司初期运作期间投资帮了很大的忙。

此外,对于已经毕业的校友,美国高校非常重视情感联络。 例如不时发邮件问候、偶尔组织聚会,甚至把校友刊物免费寄到校友家里,告诉学校发生的活动和其他校友的动态。

在捐赠方面,美国还有一系列的配套“设施”。 例如,一些主流排名机构,诸如US News and Reports、Forbes等在进行大学排名时,会将校友捐款参与率作为考核项目之一;美国政府也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企业向高校进行捐赠,通过捐赠,企业可以获得名利双收。

久而久之,美国社会就形成了向高校捐赠的文化传统和整体氛围。 网上数据显示,在美国博士研究生给学校的捐款最多,占到博士阶段学校其他收入的近70%;接下来是本科,差不多约65%;最低的是硕士研究生,约20%。

反观国内,也有不少企业和企业家对高校进行捐赠,其中不乏一些大手笔。 但整体而言,高校预算还是依赖政府财政。 这一点,可以参考2018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快报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国高等教育经费总投入为12013亿元,比上年增长8.15%。

随着国内教育事业的发展,政府逐年加大对高等教育的投入是一件好事,但在大学多元化筹资机制尚未完全成型的情况下,逐年加大的政府投入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大高校对财政投入的依赖程度,对冲掉大学筹资的动力与积极性。

“大多数重点大学,更愿意多争取国家经费,并不重视校友募捐。”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采访时曾说。

转变,国内高校的探索

好在国内高校情况正在逐渐转变。相关政策已经出台,鼓励高校发挥各级教育基金会作用,吸引社会捐赠。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 ,《意见》对教育基金会的作用发挥与日常管理提出原则性要求,并对中央高校关心的 财政配比 问题进行了明确,且首次将 基金会队伍建设 纳入高校 财务管理 整体范畴通盘考虑。

尤其是第(四)条和第(十四)相关内容,值得细读:

(四)鼓励扩大社会投入。 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教育, 逐步提高教育经费总投入中社会投入所占比重。各级人民政府要完善政府补贴、政府购买服务、基金奖励、捐资激励、土地划拨等政策制度,依法落实税费减免政策,引导社会力量加大教育投入。 完善社会捐赠收入财政配比政策,按规定落实公益性捐赠税收优惠政策,发挥各级教育基金会作用,吸引社会捐赠。

(十四)全面增强管理能力。完善教育财务管理干部队伍定期培训制度,实现全员轮训,增强专业化管理本领。加强学校财会、审计和资产管理人员配备,推动落实并探索创新高等学校总会计师委派制度, 加强学生资助、经费监管、基金会等队伍建设。

此外,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国内高校基金会已经在不断尝试“自我造血”。 一些高校基金会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今年7月召开的“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南开峰会”,现场发布了 《中国高校基金会投资报告2019》 ,指出:

近年来,18家部属登记高校基金会积极与信托、证券、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等多类型金融机构合作,投资组合趋于多元。

从《中国高校基金会投资报告2019》还可看出,18家部属登记高校基金会投资收益及其他收入对总收入贡献度逐年增强,创造了相对目前我国基金会行业整体而言更高的投资收益,代表了目前我国基金会行业相对领先投资发展方向及更强的“自我造血能力”,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不过,另一种观点认为, 多元化筹资机制的构建也要结合国情, 不可能像国外大学一样,投入机制过于分散且存在一定的波动性,合适的做法应该是在现阶段着手进行制度性探索,对多元化筹资的主体、目标、渠道、机制、保障措施、基金会发挥的作用、激励机制等关键性问题进行明确,有条不紊的减少大学的财政依赖,提高社会捐赠贡献率。

未来,国内高校还将继续探索,相信假以时日,一定能摸索出适合自身和国情的模式。

整理 | 周生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