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校捐赠基金何以陷入两极分化困局?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教务在线_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_南广教务
阅读模式

本文系商业周刊App付费文章,禁止转载。

   撰文: Kate Smith

   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政府在联邦拨款问题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政府提议给这些学校的拨款与2016年奥巴马政府的预算相同

   “捐赠者不信任非裔美国人来管理他们捐赠的资金,所以选择了不捐”

  莫尔豪斯学院(Morehouse College)拥有强大的学术能力,田园诗般绿树成荫的校园,人才辈出的校友,其中15%的校友给学校捐款,比率与哈佛大学相当。但作为亚特兰大地区一所传统黑人学院,该校欠缺一样越来越重要的东西:一个财力雄厚的捐赠基金。

莫尔豪斯学院(Morehouse College)

   HBCU捐赠基金成为难题

  这所全男生学院的捐赠基金规模仅略超1.3亿美元,在全美大学排名第400位左右。对于传统黑人学院和大学(也被称为HBCU)而言,这并不罕见。90个捐赠基金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高等教育机构中,没有一个是HBCU。在HBCU中,最富有的是华盛顿特区的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截至2016年6月30日,其捐赠基金规模为5.78亿美元,在全美排名第160位左右。哈佛是全美最富有的大学,其捐赠基金规模高达357亿美元。

  目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政府在联邦拨款问题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在这种情况下,独立财富尤为重要。特朗普在上任之初表示,会“绝对优先”给教育机构的拨款。然而,在提交预算提案时,特朗普在一份签字声明中暗示,联邦政府给HBCU拨款可能违宪。第二份声明撤下了上述说法,政府提议给这些学校的拨款约为4.92亿美元,与2016年奥巴马政府的预算相同。

  特朗普在上任之初表示,会“绝对优先”给教育机构的拨款。然而,在提交预算提案时,政府提议给学校的拨款与2016年奥巴马政府的预算相同

  多数HBCU是美国南北战争后成立的,旨在为被只招白人的大学拒之门外的黑人学生提供教育服务。1960年代约90%的黑人大学生上的是公立和私立的HBCU。目前这些高校招收的黑人学生仅占全美黑人大学生的21%。“我们已经开始公开争夺生源、人才和资源,”当时负责管理莫尔豪斯学院学校拓展办公室的副院长约翰·布朗(他之后不再担任该职务)说,“随着竞争全方位展开,我们发现自己明显处于全力追赶的境地,这就是我们目前的处境。”

  学校的捐赠资金越多,用于吸引学生、为其提供资金和学术服务以帮助他们顺利毕业的资金就越多。霍华德大学的捐赠基金规模意味着,该校1万名学生的人均资源不足5.8万美元。相比之下,田纳西州首府纳什维尔(Nashville)的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University)每名学生拥有约30万美元的资源。

   慈善捐款处于不利地位

  问题不是校友没有向母校捐赠。位于莫尔豪斯学院街对面的斯佩尔曼学院(SpelmanCollege)是一所传统黑人女校。据跟踪美国高校慈善捐赠情况的美国教育资助委员会(Councilfor Aid to Education)整理的数据,斯佩尔曼学院学生的毕业率超过75%,捐赠基金规模为3.48亿美元,2016年校友捐赠率超过33%,是8.1%的全国高校校友平均捐赠率的4倍多。

  总体来说,美国黑人向慈善机构捐款占其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高于白人。但是,“富人越来越富,”从事慈善捐赠研究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玛丽贝斯·加斯曼(Marybeth Gasman)说,“HBCU面临同样的情况。”即使拥有同等教育水平,非裔美国人往往比白人积累的财富要少。除校友捐赠外,学校还可以获得慈善捐款,而HBCU在这方面也一直处于不利地位。加斯曼教授说:“在争取捐赠的过程中也存在种族歧视”。过去,“捐赠者不信任非裔美国人来管理他们捐赠的资金,所以选择了不捐。”这拉大了HBCU在资金方面的差距。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玛丽贝斯·加斯曼(中)

  位于弗吉尼亚州东南部的汉普顿大学(Hampton University)拥有4600名在校学生。长期担任该校校长的威廉·哈维(William Harvey)表示,他将争取到更多捐款作为其工作要务。他说:“我把汉普顿大学当作一个有教育目标的企业一样来经营。但是,有我这样想法的教育工作者,特别是在HBCU圈子里,还不是很多。”汉普顿大学拥有2.538亿美元的投资组合,包括房地产投资和所谓的另类资产,如私募股权巨头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所管理基金的股份。促成此项投资的汉普顿大学的一名董事会成员,他将校长哈维引荐给凯雷的联合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

   寻找理想的投资经理

  不过,在HBCU管理者中,能像哈维校长一样想找到顶级基金经理为其投资并不常见。唐·曼宁米勒(Don ManningMiller)是美国密西西比州圣泉市拉斯特学院(Rust College)负责筹资的副院长,他非常欣赏耶鲁等大学的捐赠基金管理方式,即通过投资风险资本、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等获得丰厚回报。但他发现,学校区区3600万美元捐赠基金规模令他无法复制这一模式。“为了弄清楚他们的资产配置方式,我们做了一项研究,但发现许多此类基金在考虑接纳我们为投资者之前,首先要求我们的捐赠基金要达到一定的规模。”曼宁米勒说。

  像凯雷这样的大型私募股权基金通常要求最低投资金额为500万到2000万美元。接受彭博调查的65所HBCU中,只有一半学校的捐赠资产超过2000万美元。目前,拉斯特学院将其捐赠基金的10%投向私募股权基金。不过他们正考虑将这一比例提高到15%,以提高投资回报。

  美国密西西比州圣泉市拉斯特学院(Rust College)

  资产规模小也迫使一些学校放弃了可能实现诱人回报、但流动性差或风险较高的投资策略。“当你的银行账户中只有100美元时,你采取保守策略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你无法承受损失。”加斯曼说。

  莫尔豪斯学院最近将负责筹集资金的学校拓展办公室的人员数量增加了一倍,并在新任投资经理的领导下对其捐赠基金的投资组合进行了调整。不过,莫尔豪斯也面临不小的压力:穆迪公司在2016年8月将其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级,理由是该校在扩大捐助者基数和提高其捐赠率方面存在不确定性。“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布朗6月说,“但是,莫尔豪斯和我所熟悉的HBCU是不会在这个挑战面前退缩的。”

投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