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年入百亿!穷校濒临破产!美国大学贫富两重天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教务在线_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_南广教务
阅读模式

哈佛大学专家克里斯滕森特别预测,“美国4000所高校中的50%将在10到15年内破产。”

大学都能破产?这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事实上在美国这样一个高等教育高度市场化的国家里,每年都有高校因为财政困难而宣布倒闭。

美国高校究竟有多少钱呢?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等都是私立大学。

作为私立大学,为了维持运作必然要考虑资金流转问题,这些名校一年的流水有多少呢?

著名的哈佛大学手握320亿美元,耶鲁大学也毫不逊色,其手中有208亿美元。

公立学校也不逊色。德克萨斯大学共有170亿美元的捐赠基金,是全美中最富有的公立学校,也是全美所有学校中面排名第3富有的学校。

但是也并不是所有大学都这么有钱,很多大学因为缺钱濒于破产。

美国大学是如何在市场化中发财呢?市场化对于高校而言究竟是福还是祸?

1

大学都能缺钱到啥程度?

美国大学可以缺钱到财政困难、发不出奖学金、宣布破产清算甚至寻找新买主。

从2008年以来,美国经历次贷危机,许多州的财政抓襟见肘,这可就苦了很多公立大学。

2016年芝加哥州立大学大学财政困难。

到2018年2月,芝加哥州立大学就宣布预算进入极端紧张状态,并为此取消了春假,还将毕业典礼提前到4月28日,以便在经费使用完之前结束这个学期。

3月,校方已经制定诸多紧急情况下暂时关闭校园的应急预案。

州政府拨款减少之后,一些公立大学不得不减少支出,减少教工数量和课程数目,关闭校区,减少各项支出等。

2018年12月,美国马萨诸塞州纽伯里学院(Newbury College)的校长约瑟夫·奇洛在博客中证实纽伯里学院正式关闭。

美国许多大学都在近两年宣布了一场金融危机,他们都推行严厉的成本削减措施省钱,比如解雇终身教授。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也险些遇到预算僵局,CSU发言人曾经坦言预算僵局也影响了低收入学生奖学金发放。没钱发奖学金了。

美国阿什福德大学也陷入困境。

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所大学,包括笔者,笔者还特地查了一下百度百科,结果显示:阿什福德大学是一所私立盈利性大学,建于1918年,所在城市为克林顿。是一所不被所在国社会、认证机构所承认的大学。

正是这家以在线为主的机构在2018年3月宣布可能会转手。

投资银行和高等教育咨询公司Tyton Partners董事乌丹说,有几个公立大学系统可能对收购阿什福德感兴趣。

阿什福德虽说是“野鸡大学”,但是其辉煌的时候也曾经拥有超过30000名学生。媒体《高等教育》今年早些时候报道称马萨诸塞大学和乔治梅森大学都在考虑购买这所大学。如果最终没人购买,那么这所大学就可能宣告破产。里面的学生可能就得可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在今年5月的高等教育创新+颠覆研讨会上,哈佛大学专家克里斯滕森特别预测,“美国4000所高校中的50%将在10到15年内破产。”

克里斯滕森并不是唯一持大学要迎来倒闭潮观点的人。美国教育部和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预计,未来几年,小型学院和大学的关闭率将增加两倍,合并也将增加一倍。

大学缺钱而倒闭,在美国早就不是这两年的事情了。自从美国实行高等教育市场化以来,每年都或多或少有高校倒闭。

2

市场化=自谋生路

为什么大学倒闭了,美国政府会袖手旁观呢?这当然源于高等教育市场化。

20世纪末,许多西方政府接受新自由主义的信条,开始削减政府的公共开支。在美国许多州由于政府财政危机,只能把公共支出当中高等教育支出给砍了。于是,当时美国普遍出现了州和联邦政府高等教育拨款的削减。

但是政府拨款少了之后,美国大学没办法,只能自己赚钱了。

美国大学们为了免受环境和政策波动的影响,维持稳定和增长的财政,许多美国高校都积极实行收入多元化的策略,广开财路。

大学们想到的第一条财路就是涨学费。

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美国高等教育早就高度市场化,全球化带来对知识和培训的大量需求,而且高等教育适龄人口不断上升,给高等教育行业带来生机和旺盛的需求。高等教育市场开始高速发展。

自1998年以来,美国大学学费飞涨243%,有些学校学费甚至高达每年73000美元。

20年间,美国私立大学的平均学费上涨了168%。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2001学年的学费仅为26257美元。但是到了2019学年该校学费则达到了惊人的67058美元,增长率达到了255%。

宾夕法尼亚大学2000年时学费才35264美元,而到2018-2019学年,学费暴涨到了74408美元,增长率也达到了211%。

私立大学上涨学费是因为没有人养着,要自己混口饭吃,但是公立大学同样也上涨学费,并且更狠。

美国州公立大学的平均学费上涨了200%到243%。

而与之相对的美国中产家庭年收入却始终维持在平均78000美元左右,也就是说有相当一部分中产家庭大部分收入都用来交学费了。

所以,不少学生选择贷款上大学。

2019年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家庭债务和信贷报告数据显示, 过去10年,美国学生贷款数额增长了两倍 ,达到1.5万亿美元,超过了汽车和信用卡债务,仅次于住房债务。

除了涨学费,大学们想出来的第二条财路就是搞副业。市场化过程当中,获利最大的莫过于那些名校,因为他们不仅学费可以变得更高,而且还可以利用顶尖的科研资源搞搞副业。

01

搞副业,拿捐赠,大学也能发财

副业可养肥了很多美国大学。

2008年,哈佛大学的学校基金规模为260亿美元,运营支出达到35亿美元。

杜克大学的运营基金也达到61亿美元,运营支出达到19.6亿美元。

这么庞大的支出的背后则是大学副业。

在美国四年制的私立院校收入当中,大多来源于投资回报、医院、附属企业的收入。

美国许多私立大学会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搞搞投资,所以私立大学收入当中投资回报占31.5%。

有些大学手头上有一两家医院,那可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医院收入占私立院校收入的6%。教学之余开办企业也可以带来收入,附属企业收入占6.9%。

公立学校也不能免俗,毕竟州政府拨款少了。

在2008年之前,公立大学收入当中,州政府的拨款也只占到了学校运营经费的30%左右,因此公立大学也要自谋出路。

以公立四年制院校为例,捐赠收入、医院、附属企业、独立运作的收入也占所有收入的四分之一,其中,公立大学同样可以开医院,医院收入占10.8%。

除了涨学费和搞副业,第三条财路就是校友捐赠。

校友捐赠也是美国高校的重要收入之一。哪怕是公办大学,捐赠收入和独立运作收入占6.9%。

2018年11月18日, 纽约市前市长向他的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捐赠了一笔高达18亿美元的善款。

这是当时为止,美国大学获得的最大单笔捐赠。

美国顶级大学的预算,有20%-40%来自私人和企业的捐赠。

其中,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每年获得的捐赠到达10亿美元左右,远比它们的学费收入高得多,甚至高于政府给的科研经费。

甚至有一些大学还可以就地利用自身资源来变现,只要你给捐款就可以用你的名字命名一些项目,比如命名教学楼等。

2008年在杜克大学,250万美元可以捐助一个正教授教席,25万美元可以设立一个博士奖学金。这一类的捐赠在当年达到2.17亿美元,占整个捐赠收入的61%。

名校固然是幸运的,动不动就有几十亿的流水,但另外却有很多大学都因为缺钱所以到了倒闭的边缘。

美国的公立大学由各州支持,州政府拨款减少,对公立大学的财政状况影响很大。

2008年至2013年,美国各州对高等公立学校每位学生的拨款平均减少了20%,公立研究型大学人均学生的拨款减少了26%。

在美国的高等教育格局当中,私立大学往往享有更高的声誉和更多的社会资源,例如私立名校哈佛等高校,他们往往背后与众多财团相联系。

私立大学获取多种经费的能力较强,资金实力也相对较强,抗风险能力也更强。而公立高校往往侧重于普惠性教育,他们更多的运营经费更多依赖于州政府的拨款。

大学破产潮流也不仅仅是美国的问题。

韩国众多私立高校面临生源和财务危机,韩国私立本科高校从2003年的301192所下降到了2005年的295645所,两三年间就下降了839所。而私立专门大学两三年间减少了7435所。剩下来的许多高校也不得不提高学费,导致很多学生放弃学业。

显然,高等教育市场化是一把双刃剑,名校可以提高高校的资金流转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增强产学研结合能力,富校更富,但是穷校也只能更穷。

但是,美国高等教育市场化也促进了美国的校企合作,美国大学科研院校在2017年运营6050个初创公司,同时1080个初创公司跟大学有着技术合作关系。

这对于很多高科技领域的投资者来说也是难得的机遇。

看了这篇有收获 ,就点个 ▼ 在看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