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拿到录取通知书,你就陪我看电影好吗?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教务在线_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_南广教务
阅读模式

“估计长得像,肯定不是,那天我们班主任才听到东郭给教导主任打包票说全世界都可能早恋,陆允信没可能,别人半夜是约会,他肯定是做题或者打游戏什么……不过那小姑娘也太要不得了吧,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一点,蹲在男生脚下算什么事儿。”

  “……”

  七嘴八舌。

  陆允信弯身拍一下她:“你先起来。”

  江甜不听。

  “先起来,我们回去系。”

  江甜专注地继续手上的事。

  他的影子很长,她的小小一团,很近很倔强地挨着他,蹲得遥遥不稳,不愿离开。

  旁人来来去去。

  他和她仿佛静止在人潮里。

  大概绑了五分钟,江甜拽着他衣摆站起来,“陆允信,”她仰面,朝他弯了眉眼,“你说……我努努力,考上清华的概率有多大?”

  她声音如林间溪流。

  灯火退却,远天细碎的星辰好似落在她眼里。

  这天晚上,冯蔚然他们还是没搞懂允哥和甜姐儿在没在一起,但颠覆性地知道了陆允信大抵有温柔有脾性,不过留且仅留给了甜姐儿而已。

  这天晚上,陆允信十七年第一次有节日的概念,觉得最好吃的火锅是南门老火锅,最好吃的糖是抹茶悠哈,最喜欢的蛋糕要加椰果,最喜欢的奶茶是抹茶奶绿,唱歌最好听的人是周杰伦,最可爱的身高是一五一,可能她长了一点点,他回去和面条探讨,不过不重要。

  陆允信回望。

  “江甜。”唤她。

  “嗯?”

  作者有话要说:

  允哥:我的人头只有老婆能拿!≧▽≦

  允哥:我的衣服只有老婆能披!≧▽≦

  允哥:我的手只有老婆能牵!≧▽≦

  允哥:我的脚只有老婆能碰!≧▽≦

  送人头√披衣服√系红绳√

  “拿到录取通知书去看电影吧, ”陆允信双手握住她双手, 重新带回自己衣兜,“泰坦尼克号。”

  熟悉的片名, 陈述句。

  江甜感受着他掌心的薄茧和温热, 眼巴巴望着他:“没拿到之前就不能去吗?”

  “你觉得那之前,”陆允信停一下, “你能长高到……我手毫不费力地放上你的腰?”

  江甜怔, 陆允信唇角勾起一抹惯有的刻薄。

  江甜反应过来是约南城广场那次,蒋亚男传谣言,陆允信说手搂不到她的腰, 江甜又羞又恼抬手想打他,陆允信抿笑在兜里按住她的软爪。

  ………

  南城的冬天阴冷又潮湿, 江甜和二老以及程女士江爸爸照旧在外面度寒假。

  二月回来时, 她带了古镇的一小罐土,补给陆允信当生日礼物。

  三月阳春,陆允信和江甜去医院打疫苗, 江甜脱出一条胳膊,陆允信帮她抱着羽绒服:“肉多。”

  赵安然穿露脐装露出一截小蛮腰给两人打招呼,江甜笑吟吟回礼,陆允信神色寡淡。

  待人走后, 江甜眸光危险地看向陆允信:“我就是过年吃胖了,我就是肉多……”

  “刚好。”陆允信屈拳捂嘴,轻咳一声。

  接种疫苗的女医生笑呵呵道:“太瘦了抵抗力差,还是要有点肉才好, 再说了,小姑娘这叫正常偏瘦,骨架还小,得多锻炼,”女医生说,“要不然以后容易生病,生孩子还得吃苦头。”

  话题突然有点超纲。

  江甜敛着红脸,强撑淡定:“还早还早。”

  陆允信偏头清两下嗓子,神情略不自然道:“快打。”

  四月换季,傅逸和秦诗冷战不到一天,傅逸打江甜电话,江甜厚着脸皮在寝室开免提,傅逸成功求和。

  五月初有运动会。

  江甜去年没摸清门路,今年当了班长,几员运动大将却是去了文科。

  虽说大部分火箭班项目都报不满,可短跑都报不满在东郭眼里就是打脸,“不求名次只求报满”的要求一下达,江甜从办公室回教室,状似无意地给陆允信提。

  冯蔚然在后面:“允哥真不会去,反正一中几年我没看他参加过,要不然甜姐儿你女扮男装来个男子组,跑了倒数第一说不定还能有创意奖。”

  江甜挠着陆允信胳膊不死心。

  “不去,”陆允信用笔敲她手背,示意停下,“跑出汗很烦。”

  除了体考,属于迫不得已。

  “集体荣誉感,允哥荣誉感嘛……”江甜缠他。

  陆允信面不改色:“被面条吃了。”

  江甜从善如流点头:“那我回去和面条商量一下让他吐出来……”

  课间同学们喧哗的喧哗,吃东西的吃东西,江甜抱着陆允信的手左看右看,忽然低头,柔软的唇瓣毫无征兆就落在他白净的手背上。

  陆允信身体滞了滞,停笔,转脸。

  “乖,我在终点等你。”江甜陷着两个小酒窝,弯着眉眼望他。

  陆允信刚好栽进她眼中轻漾的柔光里……

  沈传回座位,见冯蔚然捂着心脏一副喘不过气的表情,挑眉:“吃包子吃噎了?”

  “甜姐儿亲了允哥手背,为毛我感觉自己想谈恋爱了。”

  “……”

  “比看128G全体-位岛国大片还刺激。”

  “……”

  彩旗飞扬,伴乐壮阔,脚踏声喧天,长长短短的横幅拉满整个操场。

  “一班一班,非同一班,东郭东郭,一米七三”的口号代表一班对男班主任身高只有一米七二的二班正式宣战。

  一百米预赛、半决赛、决赛,陆允信跑得很快,把二班选手甩出快两米,冲向终点。

  江甜跑过去给他递水,脸上写满了兴奋:“我的天你好快,你好快,真的超快。”

  陆允信忽然僵脸,喘着气,看向她纯粹又高兴的模样欲言又止,几秒后,脸色恢复如常:“不是第四吗?”

  “啊?第四?”江甜懵,挠挠头看清结果,不好意思,“我只顾着看你,没注意其他人,其实第四也不错,其他三个都是体育特长生……”

  江甜很认真地在安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