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考级代考信息无孔不入 寻代考枪手也有中介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教务在线_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_南广教务
阅读模式

   ●调查:代考信息无孔不入●追问:代考风为何屡禁不绝●专家:英语考级制有待完善

   -生产枪手之渠道

  A.好友间个人“帮忙”

  B.“掮客”从中牵线

  C.“专业公司”招聘

   -消灭“枪手”之良方

  高校:发现枪手勒令退学,指纹鉴定、数码照相等手段用于反舞弊

  主管部门:严把报考程序关口,追究监考老师责任,取消学籍或者停考

  离12月底的英语过级考试时间愈来愈近,部分“不自信”的学子又打起了代考的主意,纷纷求助于有意出面代考的学生甚至中介组织。昨日,记者对长沙4所高校进行了一番明察暗访,结果发现,请人代考或者代考“招租”的广告比比皆是,代考现象不仅泛滥,而且已形成一个固定的价格市场。有关专家指出,完善当前的英语考级制度是一个大课题,要消除代考顽症,必须从根源上找原因。

   【调查】

   代考寻枪竟有中介

  “代考信息墙”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枪手市场趋向公开、固定的有力证明,不惜冒险代考的歪风催人深思考级制度背后的规则。

   “代考信息”写满墙

  从潇湘路桃子湖路段下车,沿着湖南师大附中向湖师大一路走过去,旁边的电线杆、墙上甚至水泥地面上,不时有“请人代考××级”的“广告词”出现。在师大商业街一堵1米多高的墙上,用白色粉笔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需求信息,记者粗略一数,就有30多条是关于代考英语过级考试的,如:“女生代考四、六级”,“学位考试(英语)求枪手”,有的还特别注明了时间,如“男生,可代考四级。本信息12月5日前有效”;有的甚至将代考对象的外貌作了具体限制,如“代考四级,女生,尖脸”,“高薪诚聘英语四级(六级更佳)考试高手,要求文科,男,身高1.65米左右,偏瘦。有意者请拨打13×××联系”等等。

  在湖南大学体育馆及男生宿舍附近,中南大学主校区靠近胜利村的居民楼墙面上,都有这样“无孔不入”的代考信息,每条代考信息后面无一例外都附有联系电话及信息发布日期。

   代考中介明码标价

  按照一代考信息后面的电话,记者以想请一名枪手代考六级为由,与一名自称可以提供代考服务的王姓男子取得了联系。据他介绍,他们是专门做“代考业务”的,有固定的联系方式和“人力资源”,问及价格时,这名男子很干脆:“代考四级一般是1000元至1200元;六级收费1400元。”每个代考的“枪手”他们都会协调安排好,“男的女的胖的瘦的都有”,为了让记者放心,该男子立即提供了一名“枪手”的手机号码,让记者直接“详细咨询”。

  接听电话的枪手姓李,自称正在某大学读大四,早在大三便过了六级,代考六级“绝对能过”,此前他已经替人考过两次英语四级。问到“万一在考场被发现是代考怎么办”时,李同学回答:“被抓的可能性很少。比如我们学校以前四、六级英语考试时,准考证上没照片,监考老师手里也没有,只要把我的照片贴在你的学生证上,再办张假身份证就行了。现在查得严格些,但照样可以移花接木,况且监考老师验证时,一般只在换了照片的学生证和假身份证上扫几眼,中间也来过几次巡考的,但他们要么在门口站一下,要么形式性地绕场一周,除非有针对性的举报,否则构不成多大威胁。”为显其“服务周到”和诚心,李同学最后表示帮助考六级可以只收费1000元,“中介的费用一般是200至400元,我可以少收点,但中介的200元必须要保证……”

   【禁令】

   将用高科技手段反舞弊

  代考风盛行之下,诚信参考的考生不禁想问:还有多少反舞弊手段可以用?

  针对巨大的“代考市场”,教育主管部门和高校的惩罚措施从未放松过。湖南大学的张辅教授介绍,该校一旦发现枪手代考,便会勒令其退学。而为了杜绝枪手代考,教育部门规定,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社会考生报名全部现场采集照片。另外,今年还首次对外地考生报考作出新规定:必须持暂住证或工作居住证才能报考。此外,一旦出现考试违纪作弊现象,将追究监考老师的责任;发现代考,将取消学籍或停考三年。同时,各高校也陆续将指纹鉴定、数码照相等高科技手段用于反舞弊中。

   【追问】

   代考缘何屡禁不绝?

  “如果一两个人找‘枪手’,那是道德问题,但当这种现象普遍存在,而且屡禁不止时,就不再只是道德问题,而是一种社会问题,一种时代病了。”

   应试机制使枪手盛行

  据一位参加过代考的“业内人士”透露,枪手代考一般有好友之间个人“帮忙”,“掮客”从中牵线和“专业公司”招聘三种情况。枪手大多是准备考研或即将毕业的同学,他们英语水平较高且缺钱,而请枪手的考生大多数是大四的学生或者是成人教育的学生。他们或急着拿着过级证书找工作,或年龄偏大学习吃力实在不想学。如此一来,“供需”双方形成了一个各取所需的利益链,代考市场也由最初的松散、隐蔽性,变得更为牢固、公开化,而公开化直接助长了代考现象的愈演愈烈。

  中南大学从事社会学研究的罗教授说:“如果一两个人找‘枪手’,那是道德问题,但当这种现象普遍存在,而且屡禁不止时,就是一种社会问题,一种时代病了。”

  罗教授分析,产生这种时代病的根源在于现代社会衡量人才价值方面的误区。从小学到大学,大大小小的考试几乎都惟分是举;学生找工作,本本越多成功几率越高;单位评职称,不通过相关考试不行。这种对学历的一味追捧、求职晋升过于注重证书的应试机制,导致枪手盛行。

   考级只为升学或毕业?

  既然这么多人孜孜以求,那么英语四、六级证的“含金量”到底还有多大?语言作为一种交流工具,最主要的功能在于实用价值,但是,在取得英语四级证的人里面,有多少人可以真正能够用英语与人交流呢?

  “我学的是机械工程,英语水平一向较差,从高考到研究生入学考试,每次面对英语考试我都有一种被硬拉上弓的感觉,但是为了升学,我也不得不逼着自己苦啃各种英语资料。事实上,现在我的专业理论和动手操作能力都很棒,而英语真正能派上用场的时候很少,现在甚至要开口都感觉难。有时候,我觉得花费那么多时间去学英语实在有点冤。”湖南大学硕士研究生刘侠刚有些委屈。

  正在备考英语四级的王伟同学则显得更郁闷:“我英语向来差,马上要毕业了,又没钱请‘枪手’,真担心毕业证都拿不到。”当记者问其这样费力学英语只为通过一次考试是否值得时,王伟想也没想就答道:“能有什么用呢,考完就忘,我认为不应强求非英语专业的学生必须过英语关才能毕业。”

   【对策】

   英语教育体制待改革

  有教育界人士认为,从根本上改革英语教育体制、考级体制,加强口语、听力等能力考试份额等措施才能对舞弊现象起到釜底抽薪的效果。

   人才观需要适时调整

  罗教授认为,英语的“每考必上”让不少学生牺牲了本该是轻松愉快的学习时间和激情,在很多人看来,学英语是“违心之举”,反映的是一个社会或者是一个教育环境的人才评价机制出了问题。他说,一个社会的变革有两种条件:一是物质水平的变革,二是观念的变革。只有大家对于考试、对于人才的看法彻底改观了,才能有效消灭枪手孳生的土壤。

  有教育界人士呼吁,加强对学生的思想教育和人格品质的培养,从根本上改革英语教育体制,加强口语、听力等能力考试份额等措施才能对舞弊现象起到釜底抽薪的效果。

   应完善英语考级制度

  中南大学博士生钟宏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英语四、六级考试已演变成为一次“小高考”,几乎所有大学生都会情愿或不情愿地参加考试,因为只有通过考试才能取得一块“敲门砖”,才会多得一个获得就业机会的“筹码”。于是就出现了很多人不惜代价,雇来枪手替考,以取得那一纸证明的情况。

  钟宏说:“这是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值得有关方面的专家重新进行论证,对英语考级制度进行完善,因为社会的进步应体现在人们可以摆脱不合理的变相强制,拥有更多各取所需的权利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