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江学院苛刻处罚一个穷学生折射出了什么?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教务在线_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_南广教务
阅读模式

  朋友圈看到一则帖文,说闽江学院的一个女大学生琳琳,家里很穷,所以平时学习非常用功,也常常参加学校公益活动,就是希望自己的成绩优秀,表现积极,然后能藉此拿到学校的奖学金,缓解家里的经济负担。

  琳琳也很争气,学期考试得了全年级第四,以这个成绩,期末奖学金不拿一等也拿二等,没什么问题。可是,她却因为一个小小的差错,被剥夺了学院所有奖学金申请资格,甚至连评先评优之类的权利也被剥夺,在如今学习竞争压力并不亚于高考的大学里,可以想见,这种处罚对一个家里很穷的女孩子的打击该有多大。

  这个小小的差错是什么呢?说来还是因为家里穷。闽江学院在宿舍安装了计费饮水机,以每杯水三毛钱的价格强制使用。为了节省这点开支,琳琳从家里带来一个电热水壶解决喝水问题,可是被学校发现了,结果,受到了学校上述严厉的处罚。

  按说,大学的宿舍里有自己的管理规定,应该也没什么错。既如此,又有什么问题么?有!至少闽江学院在两个方面存在问题:

  首先是这件事之所以产生,其根源在于闽江学院为学生服务方面的工作相当不足。

  饮水,可以说是任何人最起码、最必须的生活保障,学校给学生免费提供这样的保障不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么?可是,学校不仅做不到这一点,反到是利用学生们不得不喝水的“优势”强行销售饮用水,说轻了,这是掉钱眼里了;说重了,这是不亚于“电老虎”恶劣性质的“水霸”行为。

  学校想在被管束的弱势学生身上赚钱也可以,但至少要给学生们有个选择是不是?比如你得先有免费的饮用水供应、然后再提供赚钱的收费水,在省钱和方便之间,由学生们自主决定选择哪一种方式,这才是合情合理的做法。但闽江学院根本没有做到,他们选择了“要喝本校水,留下饮用钱”的强买强卖的劫掠式“营销”策略。

  其次,在对琳琳烧电水壶的处罚上下手过重,颇有“冒犯我定的规矩,整不死你”的架势。

  这一点,首先表现在发现电水壶时,当场便把电水壶摔了个粉碎。这才仅是开始。随后,学校便决定取消了琳琳本学年所有的奖学金申报资格,剥夺了她所有评先评优的权利,这还嫌杀伤力不够,还要将学校处罚的红头文件和处罚书一并寄到琳琳的父母手上,要求他们签字后寄还学校,然后全部纳入孩子的档案……。

  学生需要管理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一定要适可而止,更要人性。就像锻钢,不锻不会成为好钢,可你要死锻,一定会砸披报废。

  闽江学院如此苛刻暴力管理学生,当然不是只针对琳琳个人,而是针对整个学生群体,琳琳不过恰成学校杀鸡儆猴的开刀对象。

  据琳琳反映,为了省钱,她每天的中餐只能点5、6块钱的外卖。可是,就这样完全个人权利的就餐行为,竟也被学校禁止,不得不前往校餐厅吃饭,而校餐厅的一顿中饭,对她这个穷女生来说,要花去以前足够一天的开销。

  堂堂一座大学,在学生生活与生命最基本最必不可缺的吃饭饮水问题上,掐着学生的脖子来赚钱营利,是不是太缺乏人性了?你们是不是认为这些已经受到严格管制的学生不过是你们圈养的多毛绵羊?作为一个教书育人的培才高地和殿堂,你们还有没有一丝温厚宽容的胸怀?

  笔者相当怀疑,在全国的高校中,管理学生的苛刻程度绝不逊于闽江学院的一定不在少数,只是他们没有被像琳琳一样的学生揭露出来罢了。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这种苛刻严厉的管理背后,很大的动机是强制营销,欺客牟利。至于他们的学生穷得是否可以承受,他们是绝不在乎的。

  写到这里,笔者想起曾经看过一段美国招生官的访谈视频,他有一段话笔者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只要你进入我们学校,你唯一需要值得考虑的就是让自己如何优秀起来,其它的一切,比如生活设施、交通工具、安全环境等全交给我们处理,你们无须多虑。这些话,绝不是我们中国人司空见惯的那些不实的套路言辞,而确实是美国真实的服务型办学理念。

  或许这个例子还不足以表现美国学校对学生、特别是对穷学生人性化的一面,那么,下面这个例子则一定会让你有着深切的领会:

  有一年,美国加州某地突然罕见地下起了大雪,天寒地冻,本来学校都应该停课。可是,学校要求所有的学生都要去学校,学校说,这样可以让那些穷学生舒服些,毕竟学校里有很好的暖气,还有免费的热汤。但一些家长很不理解,他们说,那就让那些穷学生去学校算了,为什么都要去呢?学校解释说,这样做,是为了维护那些穷学生的自尊心……。

  这是何等发自内心深处的仁爱情怀!反观闽江学院对待穷学生的态度和做法,是不是能比较出两国教育工作者在人文关怀上的巨大差距呢?

  可能,一些见不得人说中国不好,或者见不得人说美国很好的“爱国”者们会睨着眼说,你说的是中小学不是大学,能一样么?笔者想回答的是,能不一样么?只要一个国家人文是向善的,辐射到那个层面哪个行业,无不如此。即便这样,笔者还是想举一个中美大学的例子,否则,那些无脑“爱国”者们真的会变成无脑“爱国”奴了。

  大概是在去年还是前年,一个叫张磊的博士精英给他在美国的母校耶鲁大学捐了一笔超级巨款,消息传到国内,立刻引起了汹涌滔天的舆情,一时间,“吃里扒外”“忘恩负义”“崇洋媚外”甚至“卖国贼”之类的指责蝉鸣鸦噪、漫天飞舞,可是,又有多少义愤填膺的人真正了解张磊内心的情感归属及其成因呢?

  或许,同是耶鲁大学的一对博士生夫妻的心路历程,能很好地说明那种情感归属及其成因。以下就是他们夫妻二人的文章《中国大学,你让我拿什么爱你?》中的一些主要经历。

  二十多年前,男方和妻子都是北京某大学毕业,毕业后,男方留在了北京,女方分到外地,他们结婚时,因不愿两地分居,女方回到北京,成了北京的“黑户口”。因为“黑户”,他们在工作上、生活上受到了种种别扭和歧视,甚至为办个临时户口都异常操心,所以,夫妻俩打算另投他路考学出国。

  正值弹尽粮绝之际,女方突然接到从耶鲁寄来的一个厚厚信封,打开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被录取了,耶鲁不仅支付了她两万多美元的学费,还另给了一万美元的生活费,共计三万多美元!这让女方顿时眼睛潮湿,去心似箭。

  然而,在办理赴美留学的过程中,女方再次遭遇了种种“黑户”一样的制度性折磨,比如教育部有规定,毕业不够一定工作年限的毕业生要想出国,必须缴满国家培养了你四年所花的培养费,而且还必须有海外关系才能办理护照等等。在跑了无数部门、盖了无数戳章,历经了千辛万苦包括送钱送礼后,并且按照国家开出的帐单,把大学四年国家在她身上花的钱全都还清后,女方才终于登上了飞往大洋彼岸的飞机。想象一下吧,那一刻,女方的内心像不像是一只飞出牢笼的鸟儿!

  事情还不止于此。半年后,男方作为探亲者也要飞赴美国,可是,他同样遭遇了妻子所遭受的各种蹩腿绊脚,唯一不同的是,由于他给国家缴纳了十多年的税费,不用像妻子那样偿还国家的培养账单。男方清晰地记得,当他盖完最后一道戳章时,那个窗口后面的女人绷着脸将那张手续单往外一扔,同时甩出一句冰冷的话:你从此就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大家同样可以想象,这种遭遇下的男方登上飞机后,内心里是不是和他的妻子有着惊人相似的那份感觉?

  相比之下,男方仅仅作为一个探亲的家属,他在耶鲁却受到了校方不亚于对妻子的各种制度性优待和人文关怀。比如,只象征性地缴纳一点费用,便享受了免费听课、借书、使用健身房等各种待遇,而且还有相应的医疗保险;更关键的,他这个耶鲁“黑户”,因自己的出色表现被耶鲁教授看中,破格录取为正式硕士生,除了正常的奖学金外,还免费提供了各种外文培训,甚至送到日本留学整整一年,彻底改变了这对在中国很不受待见的博士生夫妻的一生。

  夫妻博士在文章的最后,下了一个结论说:一个学校,如果一天到晚和学生算计培养费、惩罚不能按期还贷的学生,怎么指望学生会象张磊对耶鲁一样对待自己的母校?中国自古有一句话,叫将心比心,母校怎样对待她的学生,学生就会怎样对待母校。爱校也好,爱国也罢,莫不如此。

  其实,看看许多美国名校对毕业学生的那种态度和理念,你就会发现,他们获得众多毕业生的感恩反哺,绝不是强扭的:如果你没有取得高薪,或者没有谋得职业,说明我们的教育是失败的,向你表示歉意还来不及,怎还敢追着你们索要教育贷款呢?

  正是因为这些理念,所有走出耶鲁的毕业生,无论成功与否,他们绝不是这所名校的匆匆过客,只要他们存有一线能力,就会以自己的方式向耶鲁母校报以尊重和感激。

  相比之下,我们所谓名校的那种追索培养费的急不可耐行为,在教育的理念上、在人文的境界上、在价值的格局上,实在差了人家何止一带一路!

  再回到闽江学院对穷女生琳琳的处罚上来。如果这位琳琳以后也能像张磊或那对夫妻博士生一样出人头地获得了极大成功,她会从自己的果实里拿出一部分反哺给自己的母校闽江学院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没有谁会对在自己最困难最需要关怀的时候反而痛下杀手的所谓母校报以感恩和尊重。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正是如此。

  纵观当下,闽江学院的这一做法,其实折射了中国教育领域一个严重的顽疾:功利、势利、市侩,缺乏人文关怀和温暖,甚至潜藏着各种丑陋犯罪行为,比如学术造假、性侵强奸等。无论幼儿园、中小学,还是大学、研究生院,无不如此。限于篇幅,不再一一举例,读者若有兴趣,可以自行网上搜证,总有一例甚至多例证明笔者所言委实不虚。

  笔者相信,一定还有更多没被披露的“闽江学院”,他们的做法甚至可能比闽江学院还要恶劣、冷酷,但没有人敢像琳琳一样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心声,维护自己的权利,她们势单力孤,很容易就被一种官僚力量所摧毁。

  令人担忧的是,我们绝大多数人的子女都不可能像张磊和那对夫妻一样出类拔萃,但她们却可能正在遭受、或不久就会遭受那对夫妻成功前所遭受的令人寒心的对待,一如闽江学院的那位穷苦女生。若不改变现状,我们的子女或者竟是我们,终将成为孤立无援的泣血者,没有谁能够例外。

猜你喜欢